归来后,惨情真千金反手掀了白栀白洛凡章节

“三哥和秦苏哥哥是死对头,只要我帮秦苏让白洛凡身败名裂,这女主角就非我莫属了。”


演播室里,白洛凡死死盯着屏幕里白歌的脸,心里的最后一丝期待,也在白歌这狠绝的一句话出口时而泯灭。


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排绣花针,密密匝匝的疼。


而大屏幕里,一切正如他记忆中的,白歌用她自己,把他骗到了一间空房。


他敲门没一会,房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了。


房间里,一个娇小的身形裹在宽大的被子里,白洛凡走上前,掀开被子。


一个衣不蔽体的娇艳女人,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略有些羞怯地望着他。


白洛凡倒吸了口凉气,才明白自己上当了。


“哥哥,我又不是蛇,那么怕我干什么呀。”


那女人媚眼如丝,在白洛凡起身瞬间搂住他的胳膊,像条蛇一般地缠上。


白洛凡当即甩开了她,声音冰冷地道,“我走错房间了,不好意思。”


白洛凡一心只想早点离开,却听到门外忽然嘈杂得厉害,眼前的女人变得模糊。


在他晕倒之前,只听到女人魅丝丝的声音。


“都看了我的身体,白影帝还想轻易走人?”


与此同时,一墙之隔的白栀通过猫眼往外看去,发现一群狗仔,扛着长枪短炮,往白洛凡进的那个房间涌去。


狗仔们交流的内容被她到。


“拍到白洛凡夜会女郎的八卦,这个月的业绩算是稳了。”


“管什么业绩,我们只要做好白歌小姐交代的事情就好了。”


“是是是,还是白歌小姐安排的好,这下白洛凡肯定要身败名裂了。”


白栀轻笑一声,不屑地呢喃道,“原来是白歌设计了白洛凡。”


白栀躺回床上伸了个懒腰,然而刚闭上眼睛,就一阵头疼,主人格白栀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


虽然这两个人格是同一幅样貌,但看神态就能看出,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白栀的眉眼透露出一股易碎感,即使带着坚强的表情,也让人觉得心疼。


“我要救哥哥!绝对不能让那些记者拍到哥哥的负面新闻!”


她没有任何犹豫,就冲出了房间,挡在了一众狗仔的前面。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快点离开!”


面对一个“小丫头片子”的叱喝,一众狗仔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反而大大咧咧地道,


“小姑娘赶紧让开,别打扰我们办正事!”


走在前面的一个狗仔一巴掌推开白栀,白栀瘦弱的肩膀撞到墙上,疼得她眼中泛出几点晶莹。


“不行,你们不准再往前走了,不然我……我就要报警了!”白栀再次冲上去,张开双臂拦住了众人,强壮镇定地喊道。


那个为首的狗仔急眼了,扛着摄像机直接撞开白栀。


白栀的额头被磕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的额角流下,眼前的景象也跟着红了一半。


但她丝毫没管自己的伤势,一个箭步上前,用自己的四肢紧紧地抱住了为首的那个狗仔,拼了命地喊道。


“不行!你们不许靠近!”


那个狗仔也急了,赶紧让身边的几个狗仔帮忙,想拉开白栀,白栀的胳膊被他们拽得青一块紫一块,但她还是丝毫没有松手。


“疯子,这个疯丫头!”


狗仔急了,抡圆了巴掌就要往白栀的脸上扇过去。


“住手!”秦苏冲出来喝道。


“都给我滚,否则后果自负。”秦苏将白栀打横抱起,望着她脸上的血迹,眼中满是心疼。


他已经看出来了,除非把她打死,否则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些狗仔靠近白洛凡的。


那几个狗仔七嘴八舌地道。


“苏先生,这可是扳倒白洛凡的好机会。”


“白小姐是为了帮你啊……”


秦苏目色一凛,朝他们丢过去一记眼刀,牙缝里蹦出的几个字,充斥着狠辣。


“滚!”


狗仔们面面相觑,也只能不甘心地离开了。


见到危机解除,白栀才松了口气。


紧绷着的神经一松懈下来,浑身的疼痛便跟着席卷而来。


“嘶——”她忍不住抽了口冷气。


秦苏无奈地道,“为了白洛凡,值得吗?”


面对秦苏的问题,白栀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半响之后才道,


“无论如何,我不能看着哥哥受伤。”


秦苏这样丰神俊逸的男人,此时眉眼间,也透出几分无言的苦涩,他叹了口气,


“姐姐……看来只有主人格彻底消散,你才能获得自由。”


他抱着白栀,将她放到床上,翻出药箱动作轻柔地为她上药。


大屏幕外,白洛凡已经看呆了。


原来……拼死保护他的人,是白栀……


白栀受到他那么多冷眼,却还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哥哥受到伤害……


白洛凡的心,不可抑制地抽动起来,白栀既然这么在意他,后来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还有白歌,她为什么要把一切功劳揽在自己身上?难道白歌真的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另一边,白歌得知狗仔被白栀挡住,心里十分不爽。


但为了不让白洛凡发现端倪,她还是第一时间赶了回去。


白歌咬了咬牙,撕碎了自己的衣服,下了狠手,在身上掐出几块青紫。


这是这点小痛,比起白歌受到的那些伤害,根本不值一提。


“哥哥,你快醒醒,不要吓歌儿啊!”白歌晃了晃白洛凡的胳膊,带着哭腔叫唤起来。


白洛凡咳了两声,悠悠转醒,望着眼前哭泣的白歌,一阵心疼。


“歌儿,哥哥没事,让你担心了。”


目光撇到白歌身上的伤,他的表情一冷,肃然问道,“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和哥哥说!”


白歌故意装作心虚的样子,目光闪躲,支支吾吾地道,“这就是我不小心磕到了,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白洛凡的脸色瞬间更差,握住了白歌的手腕,目露柔情地道,“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许瞒着哥哥,天塌下来,也有哥哥给你顶着。”


“我……”白歌这才一咬牙道,“我找不到哥哥,却在暗中碰到了一群狗仔,说是有关你的大新闻,我怕他们拍到你,就一个人去拦他们……”


见到白歌这么无耻,看直播的众人纷纷表示忍不了。


合租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