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宁傅廷修孟宁傅廷修章节

孟母意识到出事了,叫住傅廷修问:“小宁是不是去找傅老太太了?”

傅廷修剑眉冷蹙:“不排除这个可能。”

“女婿,那你可一定要找到小宁,别让她做出什么追悔莫及的事。”孟母十分担心,以孟宁的性子,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

傅廷修也急着找到孟宁,他打电话给卫征,孟宁没有带任何通讯工具,无法定位,那就只能先定位傅老太太,找到老太太,那就能找到孟宁。

此时的傅老太太正在某家购物商场,带着一名司机,在奢侈品店给林落嘉买东西,老太太心里还想着撮合林落嘉与傅天擎。

傅英杰与傅廷修轮番打来电话,傅老太太都没有接,在老太太眼里,傅廷修就是为孟宁来训斥她的,傅英杰也不听话,她现在就觉得林落嘉好,林落嘉什么都依着她,说的话,她也爱听。

傅老太太挑了一套一百多万的项链,让司机提着,说:“今天谁给你打电话,你都不许接,我的行踪,不能让人知道。”

傅老太太不想傅家其他人来阻止她去向林家提亲,林威龙不在家,林夫人在家啊,傅老太太打算去探探口风,先商量商量。

司机提着东西,说:“是,老夫人。”

“再去给嘉嘉买套护肤品。”傅老太太自说自话,又掏出手机给林落嘉打电话:“嘉嘉啊,你到了没有啊,我就在那个百货商场,奶奶给你买项链呢,一会儿就到啊,那好,那奶奶等你。”

傅老太太笑呵呵的,心情别提多好了,从奢侈品店出来后,又朝另一家店去了。

而此时老太太的斜对面,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她。

孟宁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戴着口罩,一直跟在傅老太太后面,寻找机会。

看着傅老太太那张脸,看到老太太笑得开心的样子,孟宁心里的恨几乎压制不住了,她想到自己大出血的画面,想到被害死的孩子,揣在兜里的手,已经握紧了刀。

傅老太太给林落嘉买了护肤品,对司机说:“你先把东西提到车上去,一会儿开到商场正门门口等着,我去一下洗手间。”

司机:“是,老夫人。”

傅老太太拎着包去了洗手间,而一直尾随老太太的孟宁也跟着进去,看到老太太进了女洗手间后,孟宁瞥见旁边放着的一块‘正在维修,暂停使用’的牌子,她将牌子放到中间,这样就没有人再进来。

傅老太太小便后从格子间出来,将包放在洗手台上面,拧开水龙头洗手,洗好手后,一抬头就见到映在镜子里的孟宁,老太太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在这,你要做什么。”

孟宁神色冰冷,眼神里迸射出的寒光,就像是冰棱子,一根根射向傅老太太。

孟宁一步步靠近傅老太太,眼中恨意愈加浓烈,二话不说,将兜里的刀掏出来,抵着傅老太太的脖子,情绪激动:“你害死我的孩子,难道不应该偿命吗?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如此心狠手辣,连一个没有出生的孩子都害,我今天倒要看看,你的血到底有红的还是黑的,如此歹毒。”

锋利的水果刀划破傅老太太的皮肤,鲜红的血顷刻间冒出来,老太太惊恐失色,尖叫一声:“救命啊,孟宁,你这个狐狸精,你敢动我试试,杀人是犯法的,小修知道了,一定跟你离婚。”

孟宁看着顺着刀刃流淌的血,冷笑:“原来你的血,是红的,可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呢,应该是我想错了,应该看看你的心是不是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