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我的废物老公竟是千亿总裁阮茹曦厉爵琛章节

第4章

此刻的阮月彤脸肿的像猪头,嘴上再厉害也掩盖不住她刚刚狼狈的模样。

阮茹曦看到丢了大人还浑然不觉的阮月彤,憋不住笑出了声。

她不笑还好,一笑,阮月彤的手下们竟然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时间阮家客厅里全是隐忍着的嘲笑声。

“你们!你们这些狗东西!唔唔唔——”口齿不清的阮月彤呜咽道:“敢笑我?滚唔!都给我滚!”

发了疯的阮月彤一边骂一边砸,把茶几上的茶具推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什么淑女的教养,大小姐的高贵,在这一刻都荡然无存。

现在的阮月彤已经没有任何理智,只想把阮茹曦狠狠踩到地底下才解气。

“阮茹曦,我给你两个选择。”阮月彤叉着手高傲道:“要么你现在带着你身边这个废物男人去何总家门口跪三天磕头认错,要么让厉爵琛把帝江的合同给我拿到手。”

“你别太过分!”阮茹曦气急。

现在厉爵琛才从监狱里出来,怎么可能谈的下帝江的合同?这可是帝江!

“看来你也明白他就是个废物。”阮月彤轻蔑道:“那你就带着他去跪三天,把何总给我哄高兴了。真本事没有,伺候男人的本事总该有吧?”

被阮月彤这样羞辱,阮茹曦狠狠攥紧双拳。

“不就是一个破合同吗?”阮茹曦冷笑道:“这件事我接了,你不要为难厉爵琛。”

“你?”阮月彤像踩到死老鼠一样惊叫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份啊?你只是阮家集团的小翻译!你懂什么叫谈项目?”阮月彤大声笑道:“我看不起你男人,难道我能看得起你?”

阮茹曦直接挡到厉爵琛面前,坚定道:“这是我跟阮家的恩怨,不要牵扯别人,有事冲我来!”

“哦?哈哈哈哈!你是想笑死我吗?”

阮月彤笑的前仰后合,配合着她的肿脸蛋更显得狰狞丑陋。

“阮茹曦,既然你敢说大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阮月彤指着摆在桌上的骨灰盒说:“看到你妈的骨灰了没?”

“如果你没有按时拿下帝江的项目,我就把你妈的骨灰拌饭,直接喂狗!”阮月彤挑衅道:“现在你还敢不敢接?”

阮茹曦感觉到自己的手心一片温热。

厉爵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

“不用担心我。”阮茹曦小声说:“我不会改主意的。”

这次是阮月彤失策了。

对于帝江的项目,她有九成的把握拿到手。

阮龙天父女一直打压她,把她放在翻译员这个职位好几年,这次终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阮月彤,如果我拿下了这个合同,你必须把骨灰交给我。”阮茹曦厉声道:“如果你想反悔,就掂量掂量这份合同的重要性!”

此时此刻,在阮月彤看来,阮茹曦就是一个说大话的小丑。

全公司的精英都对这份项目束手无策,阮茹曦竟然还敢拿合同书谈条件?

“行~当然可以~”阮月彤无所谓道:“给你就是了,摆在我家我都觉得晦气!”

目的达到,阮茹曦不想再看到阮月彤的肮脏嘴脸。

她直接拽住厉爵琛的胳膊:“走,咱们不跟这种眼皮子浅的女人一般见识。”

出了门,阮茹曦深深松了一口气。

厉爵琛的手从背后绕过来,把她环住。

阮茹曦先是激灵一下,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对方的女人之后放松下来。

她依偎在厉爵琛的怀中,体会到了久违的轻松。

“合同的事,我......”

“这件事情你不要担心。”阮茹曦说:“一切正常的话,我还是有把握的,我是你老婆,这种时候肯定要罩着你呀!”

看到阮茹曦理直气壮的样子,厉爵琛的心狠狠颤了一下。

阮茹曦伸出指尖戳了戳厉爵琛冒出胡渣的下巴。

“怎么傻了?被你老婆大人英勇身姿迷住啦?”阮茹曦故意调笑道。

本来她还以为能看到厉爵琛说她“很幼稚”,结果厉爵琛竟然缓慢且慎重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面容,这样深情的双眼......

阮茹曦的脸一红,急忙错开眼神。

“我差点都忘了,我还要去收拾行李。”阮茹曦说:“来帮帮我。”

来到阮茹曦住的小屋,厉爵琛的眉头狠狠皱起。

小屋的旁边就是庞大的垃圾处理箱,冒着剧烈的臭气。

被安排住在这里,可见阮家人的别有用心。

“很臭吧。”阮茹曦无奈道:“我们夏天的时候根本不敢开窗,在这里晾衣服的话,衣服都是臭的。”

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阮茹曦过了二十多年,现在终于能够摆脱。

进了门,阮茹曦先拿起摆在桌子上的自己与妈妈的合照。

“妈妈一直在住院,留下来的东西不多。”阮茹曦拿起搭在椅子上的一条纱巾,柔软道:“她其实很爱美的......”

阮茹曦看着纱巾,眼泪止不住从眼眶中溢出。

当她意识再也不能给妈妈分享那些漂亮衣服的时候,才不得不承认妈妈真的已经永远的离开了。

哭的不能自已的阮茹曦被厉爵琛搂入怀中。

她抱紧厉爵琛,在男人的怀抱中放肆的哭了一场。

“我没有妈妈了......”阮茹曦哽咽道:“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她感觉到男人的大手覆上她的头,男人的唇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

“你还有我。”

被厉爵琛的温柔击中,阮茹曦克制不住狠狠哭了起来。

哭到眼泪都干了,阮茹曦才渐渐平复情绪。

她把行李都打包进了两个行李箱。

在阮家这么久,她想带走的东西也仅此而已。

突然,小屋的大门被踹开。

张牙舞爪的阮月彤突然冲了进来。

“拿着你的彩礼给我滚!”阮月彤怒道。

是一个绣着别致图案的荷包。

当初阮月彤收到的彩礼是一个荷包与五百万的现金。

因为是现金,阮月彤大可以不承认收到了彩礼钱,但是荷包就不同了。

“我已经把彩礼还给你了,我们两清。”阮月彤得意道:“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到处宣扬你是我的未婚夫!”

在她看来,厉爵琛这种男人早晚会意识到她比阮茹曦好上万倍,早晚要踹了阮茹曦过来舔她。

她直接杜绝了厉爵琛钻空子的机会。

况且这个荷包里面只有一张破纸,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给了根本不亏。

小说《替嫁后,我的废物老公竟是千亿总裁》 第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