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第一帝林牧许骏章节

第7章

林牧自始至终都没有介入到这场纷乱当中,对这城主的话语有些愕然。

“敢问城主,何谈报答一说?”林牧道。

城主回头“自然是有,那云霞洞天的人似乎是冲你而来。”

“你的事我早有耳闻,金丹后期便可斩杀元婴修士。”

“更别说你还击溃周王灵体。”说到这城主脸上微微泛起惊讶之色。

“方才卫兵说你杀了他们云霞洞天的人,如此他们竟然还让你走脱,岂不蒙羞?这般来找自然是冲着你的。”城主话音一顿。

她轻启灵步,走到林牧身前,微微探身,看身形似乎比林牧还要高上一分。

整个人被包裹在袍中,但仍能透出其之高挑。

脸部被黑光笼罩,只能微微观其轮廓。

下颚清晰,弧度流畅。

鼻形娇小而翘挺,唇峰珠圆玉润。

看不清脸,也知是个倾国倾城的佳人。

她身上淡略清香入鼻,让林牧有些失神。

但顷刻就清醒了,这个女人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林牧看不透她的实力。

城主察觉到林牧细小的变化,开口笑道:“我帮你解决了他们,不就是解决了你的麻烦?”

“如此一来你便算是欠我一个人情,报答我是情理之中,你可认?”

话语之间全是狡诘。

林牧闻言“城主说是便是,你抬手间便可斩杀多名元婴修士。”

“想我拼死拼活才能得以逃脱,若我说不,也由不得我做决定吧。”

林牧说完,被她盯着看了半天,片刻后似是满意的点点头。

“很好,我喜欢有自知之明的人。”

“既如此,你便是答应了。”

“近日,你便在这离恨城附近活动,待我传唤。”她说完又看向副官道

“取三百金来,交与他,这应该够他一个月的花销了。”

林牧从周国逃亡而来,走的匆忙,将师傅下葬以后身上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

刚好他来此地寻找机遇也需要些花销,本着不拿白不拿的原则,林牧手下道谢后就离开了。

林牧走后的城主府内

“圣女大人,此人可靠吗?我观其实力也不过金丹初期而已”一旁的副官恭敬的看着她道。

“金丹初期能斩杀元婴初期,自是有些本事。”

“能力尚可,且不至于强过我的控制,再好不过了。”

此时的林牧已经回到了明月楼客栈,当他踏步而入时,往来宾客无不注目而视,各种惊讶,佩服,不怀好意的眼神交织而来。

“这林牧竟毫发无损的回来了?想来不是浪得虚名。”

“是啊,方才还以为他不过尔尔。”有人窃窃道。

“金丹初期如此强悍,莫不是有何法宝在身?”不怀好意的话语传来。

“这林牧倒是值得佩服,真是大勇之人啊!”还有的略带敬意。

大厅之中一时间嘈杂一片,各种讨论声不绝入耳,虽多是窃语,但也被林牧尽收耳中。

“果然是鱼龙混杂之地。”回到先前的座位旁,唤来小二。

“先前你说请我的酒,还作数吗?”

小二看着林牧安然无恙的从城主府归来,而云霞洞天那一行人却不见了踪影。

城主府向来铁血手段,这林牧能安然走出,想来不是虚名。

“那是自然,这位爷,您今天点的酒都包在我身上了。”小二有些肉痛的说到,在这地方混生活,察言观色,识人的本领自然是不差。

能好好活着的都是人精。

林牧拍拍他的肩头笑道:“你倒是阔气,我把你这里的酒全点一遍你也包吗?”

小二有些汗然,心想这人不是找茬吧?

但没办法,他也得罪不起。

“那是自然,今天您点多少都算我的。”

见此林牧也不再逗他,问清楚这里住店是一天一金,常规饭食酒水一天也是一金,便将提前分成三份的金币取出一袋丢给小二。

“这里是一百金,三十住店,三十饭食,剩下的赏给你了。”

“把你答应的酒全给我上来。”

林牧如此阔气的出手,让本有些肉痛的小二心里乐开了花。

这可抵上他四个月的收入了,酒全点一遍也就十金,剩下的可就都入了他的腰包,陪笑完就欢天喜地的拿酒去了。

整个傍晚林牧都独自一人坐在窗前饮酒,他现在时常想起师傅,自己是他唯一的弟子,从小被其带大,与其说是师傅,更是父亲。

现在已然一人,孤独常伴,唯有血海深仇尚且未报,可若是真的报完仇后,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今夜想要一醉方休的想法愈发的强烈,不过林牧天生冷静果断,此时在这等地方,自然是不可能做宿醉之事。

于是他就着这些下酒菜,将罐罐美酒一一浅尝,一罐喝几口就换下一罐,还用功法将酒精不断的逼出体外,仅仅只让自己保持微醺的状态。

“兄台好酒量!只是这么个喝法未免太过奢侈了吧?”

一个身着白衣的偏偏公子坐在了林牧面前。

“一人在此独饮,好生无趣,不如我二人把酒言欢如何?”

这人又开口道。

见林牧不出言反对,便自来熟般的叫小二拿杯,还顺便多加了几道菜,当然这帐肯定还是记在林牧头上了。

林牧汗颜的翻了个白眼,心想怕我吃不饱是吧,真是谢谢你了。

“你是?”林牧问

闻言白衣公子拱手举杯,“在下不过一届游者,喜欢四处寻历闯荡。”

“姓许名安,乃是周国人。”说完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听到他说的话,林牧一下子警惕起来,“周国人?”本来拿着筷子的右手也不动声色移到腰间的剑柄处,左手酒杯也虚握起来。

这时才想起,此人坐下之前竟没感知到他的靠近。

“难道是自己喝了酒的原因?”

“不可能,自己向来谨慎,有人近身必会有所察觉。”

“除非这人实力远超自己,要么就是他有什么特殊功法傍身。”林牧心中想着,脑袋也清醒起来。

虽然动作不大,但还是被许安察觉到了,他连忙开口“兄台不必紧张,我虽是周国人,也对你与周王那些事情有所耳闻,但我不是从周国来的,你且放心。”

“我与你没有敌意,再说你的那些辉煌事迹已经是人尽皆知了,真可谓是令人佩服啊!”这家伙边说着已经把小二请林牧的酒干光了大半。

“你这家伙到会蹭酒,我还打算留着改日再喝呢!”林牧反应过来也为时已晚。

只觉得这人真是怪异邪门,自己竟然怎么都察觉不到他的动作,虽说从他身上似乎没有感受到敌意。

“哈哈哈哈,兄台莫怪,在下平日里唯独贪酒,今日见兄台如此奢侈独饮,难免有些心痒,改日待我请你一醉方休!“

言罢哈哈大笑的离去了。

可谓是来去无踪影,好似急着回家办那事一样。

小说《万古第一帝》 第7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