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妻,替身又甜又撩阮姜薄明景章节

第6章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以前的阮大小姐啊。”

“你这么有本事,离开了阮家,又傍上了薄明景,还回阮家做什么。”

“这里可不是你这种靠身体上位的女人能进的地方。”

一进阮宅,迎接阮姜的就是阮舒的恶毒言语。

阮舒气焰嚣张,本来还有几分清秀的脸上,因为狰狞的动作显得十分难看。

“我只是回来拿东西的。”

“这阮家有什么东西是你的,阮姜,你别是别人的东西占久了,就以为什么都是你自己的吧。”

阮姜忍着想扇阮舒一巴掌的冲动:“你知道我要拿什么,等我把相册拿走,我绝对不会再回阮家。”

那相册里记了阮姜十岁以前在孤儿院的经历,还有她很小时就过世的亲生父母的照片。

她一直珍藏着的这相册,可是被赶出阮家的那一天,却没来得及带走。

阮舒挡在楼梯口:“什么相册,这家里没有一样东西是你的,你最好赶紧滚开,不然我就让人把你赶出去!”

阮姜脸色沉了下来:“阮舒,我不想与你吵架,你让开!”

“怎么,以为自己傍上了薄总,就了不起了,有本事你就让他帮你出头啊,”阮舒“切”了一声,“还不是薄总养在外面的狐狸精,一辈子也进不了薄家。”

“阮舒!我只想拿回相册!”

“呦,还生气了,我偏说,我就说,你能把我怎么样,你那什么相册什么的,我早就烧了,连渣都不剩了。”阮舒笑得幸灾乐祸。

阮姜怒气上涌:“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相册我早烧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彻了整个堂厅。

阮舒捂着脸颊,不可置信地指着阮姜:“你敢打我?”

说罢,就想上来还给阮姜一巴掌,却被阮姜狠狠擒住了胳膊。

“我并不欠你什么,看在阮先生和阮夫人的面子上,我才不计较你对我的陷害。”

阮姜眼神中发着狠,收敛了几分之后才对跟在后面的小江说:“二楼右手边的第二间房间,是我之前住的房间,麻烦您帮我去找一下,着重找一下抽屉,我之前就放在那了,多谢。”

小江听着吩咐,错开被阮姜死死拽住的阮舒,上了楼。

阮舒尖叫着大吼:“快来人,拦住他!”

“阮姜,你竟敢!你这是擅闯私宅!”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别忘了,之前你我有过约定,我去暗色一日,我欠阮家的债一笔勾销,还有,相册归还我,是你自己先不尊重约定。”

阮舒发现说不过她,突然就发了疯:“阮姜,你抢了我这么多年的生活,你竟然还敢这么对我!我要跟你拼了!”

她突然一个用力,竟然挣开了阮姜的手,伸长了手向阮姜抓去——

阮姜哪里肯,当即反抗,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站在楼梯口的小江:......

阮宅众多围观的佣人:......

几个人一窝蜂地涌了上去,本来两个人的solo变成了打群架......

然后,这时,阮震和娄优回来了,正热情地招呼薄明景往屋里走——

“我要打死你,你个贱人,都怪你!”

“骂谁贱人,你这张嘴里到底会不会说人话!”

“就骂你贱人,你不仅是贱人,还不要脸,天天就惦记着爬男人的床。”

“小姐不要再打了!”

“我要打死她!”

......

阮震、娄优:......

薄明景:......

阮震气得昨天刚刮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住手!”

几分钟后,阮震和娄优坐在沙发上招待薄明景,阮姜也坐在薄明景身边,只有阮舒站在阮震身后,一脸不服。

“薄总今日怎么有空来了阮家?”阮震边说着边将余光扫向阮姜。

薄明景攥着阮姜的小手,阮姜的手小小的一只,刚好能被薄明景的大手裹住,他姿态慵懒:“陪姜姜来的。”

阮震僵硬地笑了一下:“没想到薄总竟然会看上我们家姜姜,这可是姜姜的福气。”

“我记得,姜姜和阮家没什么关系。”薄明景丝毫不给阮家面子。

阮震尴尬笑笑:“怎么说,姜姜之前也是我的养女,怎么能说和阮家毫无关系呢。”

“是吗?”薄明景虽然脸上是生意人客气的笑意,可实在没什么真心,只是暗地里攥了攥阮姜的手,“姜姜是我在暗色遇到的,阮家应该没有把家里的女儿送进酒店打工的习惯吧。”

阮震彻底被噎住,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狠狠地瞪了一眼十分不服气的阮舒。

“阮总,阮家不想认姜姜,可我想要姜姜,她是我的女人,是我的......”

阮姜捏了捏薄明景的掌心,轻轻地摇了摇头。

薄明景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往后,还希望你们对姜姜客气一点,暗色里的那一幕我不想再见到,要不然,阮家会出什么事,我不太敢保证。”

说完就牵着阮姜离开了。

阮舒在后面气得跺脚,见阮震丝毫没为她出头的打算,她心里急了,只能自己想办法,当即大声朝两人的背影喊道:“阮姜,明天是正式宣布我和莫津哥哥婚约的好日子,你不会不敢来吧。”

见阮姜不理她,阮舒继续喊:“你要的相册我没烧掉,只要你明天来参加晚会,我就将相册还给你!”

薄明景蹙着眉头,低声问道:“什么相册?”

“是我在孤儿院时候的相册,”阮姜向薄明景投去安慰的神色,才对阮舒说道,“你放心,我明天一定会去的。”

直到两人走远了,阮震才训斥阮舒:“如今阮姜有薄明景护着,你就算再看不惯阮姜,也得忍着,阮家得罪不起薄家。”

“爸爸!”阮舒尖利的嗓音发出不满,“我被阮姜打了一巴掌,你不帮我讨回公道就算了,如今还要帮那个女人说话。”

阮震捏着眉心,心中十分烦躁,对于这个新认回来的女儿,他自认亏欠很多,所以对她的所做所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是欺负阮姜,他也都没说话。

可如今,阮姜傍上了薄家,他是真担心这个没脑子的女儿会给阮家带来麻烦。

小说《强势宠妻,替身又甜又撩》 第6章 试读结束。

浪漫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