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曝光假太监攻略朝堂苏洛帝婧章节

女帝曝光假太监攻略朝堂第1章 假太监?皇后的阴谋!

“苏洛,你发什么愣啊,还不快进去。”

苏洛一个晃神,看了一眼推搡自己的白净小太监。

“我穿越了?”

小太监皱眉道,“穿越?你说什么胡话!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帮你争取到的机会,别的太监可没这待遇能给皇后娘娘按摩!”

“你赶紧进去,晚了可是要掉脑袋的!我先走了!”

小太监扭头就走。

苏洛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三个大字。

“坤宁宫”

顿时愣了两秒钟,怒骂。

“我特么真成了一个太监?”

苏洛想打人。

他前世好歹是身家上亿的钻石王老五,正开启策马崩腾的人生呢,跑这来当太监了?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下意识摸了摸裤裆,又松了口气。

还好,鸟还在。

至于为什么没有被净身,苏洛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当时他被麻醉了,隐隐约约记得有人阻止了噶他的人。

就好像,他是被人故意留着把送进皇宫的……

这时,苏洛听到坤宁宫传来一道威严儒雅的女声。

“人呢?”

苏洛不得不硬着头皮进了皇后的寝宫。

他可不想掉脑袋!

整个寝宫没有第二个人。

苏洛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轻轻掀开床纱。

一具曼妙的身姿浮现在他眼里。

皇后慵懒地趴在床上,头侧向里面,头戴着龙凤珠翠冠,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闪动着,没有穿任何衣服,光溜溜的后背肌肤弹吹可破。

皇后身材姣好,蜂腰肥臀,即使从后面也能看到那从旁侧出的东西。

苏洛眼神火热。

但皇后这身材绝对顶级!

这时,只听皇后冷喝一声。

“磨蹭什么?开始啊!”

苏洛庆幸前世按得不少,有经验。

他凭着记忆,双手轻轻放在皇后的背上。

皇后的肌肤如同羊脂一般细腻,苏洛欲罢不能……

这差事有点美啊!

随着苏洛现代化的按摩,皇后感受到一种别样的舒适,情不自禁地吟出了声。

这叫声差点要了苏洛的命……

苏洛闻言,按得更加卖力了。

喜欢就好,他就怕皇后不喜欢!

从双肩到背脊,腰腹及两侧,苏洛尽量保证专业的同时,手指似有若无地刮过那……

每每那时,皇后的身体就会情不自禁地颤抖。

苏洛轻笑。

这皇后怪敏感的啊。

苏洛越干越起劲。

按完了背部。

接下来就是大腿和臀部。

他偷偷一笑。

按摩臀部对他何尝不是福利啊?

苏洛很自然地将手放在皇后挺翘的臀上。

刚准备揉捏。

突然!

一股罡气将他直接弹飞!

皇后一个翻身,身上多出一件华贵的金龙凤纹衣,一对凤眼半睁着,轻蔑地看着苏洛,声音冰冷刺骨。

“放肆!谁让你碰本宫那里的!”

发现苏洛不是宫女,而是太监后,皇后勃然大怒!

“太监!谁给你狗胆进来的?”

一个提剑的女侍卫也突然出现,剑悬在苏洛脖子上。

苏洛脖子一凉,暗骂了一声,赶紧说道,“是小德子让我来的,说皇后娘娘点名找我……”

皇后这反应,这问话,苏洛就是傻子也明白事情不简单。

小德子就是刚刚陷害苏洛这桩“美差”的小太监!

苏洛也不是吃素的,把脏水全泼到小德子身上。

皇后皱眉,跟女侍卫道,“水音,把人找出来。”

“是。”

水音飞出了寝宫。

苏洛眼睛都看直了。

他所在的世界以武为尊,大夏王朝更是如此。

武道境界分九品。

一品武徒最弱,九品武神最强!

没一会儿,水音便回来,在皇后耳边小声道。

“禀娘娘,那太监吊死在房里了。”

皇后一点也不意外,冷冷道,“哼,下手挺快的。”

水音看着苏洛道,“那他怎么处置?杀了吗?”

苏洛闻言一阵肝颤。

差点就尿裤子。

好说让他活个几天啊!他才穿越过来啊!

皇后打量了一番苏洛,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算了,他也只是一个被骗的可怜太监罢了。”

苏洛那个感动啊,差点哭出来,“多谢皇后娘娘开恩!!”

“滚吧。”

苏洛一秒钟都不想待下去,屁颠屁颠地跑了。

水音皱眉,“娘娘……”

皇后看着苏洛的背影眼神微眯,意味深长地说道,“派人把他送皇上那去,侍奉皇上沐浴。”

水音闻言顿时明白皇后的意思,但还是担忧道,“可是娘娘,送去探查圣上是否为女儿身的太监无一生还,我估计他也……”

皇后淡淡道,“怀疑的种子是需要浇灌的。”

“皇上杀得太监越多,越证明心里有鬼。”

“心里有鬼,他这个皇帝就当不久了……”

水音低着头不敢说话……

现在整个皇宫流言四起,皇帝可能是个女儿身!

从未与皇帝同房的皇后怀疑最深,势要搞清皇帝的真实性别!

皇后接着道,“现在朝廷势力错综复杂,一个宫女,一个太监背后都有人,虽然不知道他是谁的棋子,但既然被推出来成为弃子,还是得把人用在刀刃上。”

水音点头,“水音明白。”

皇后伸了个懒腰,“还别说,这小太监按摩确实舒服。”

“水音,本宫丑吗?”

水音一愣,忙道,“娘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女人!”

皇后轻哼一声,“那他为什么不碰我?”

“要么他不行,要么……皇上是个女人!”

“对了,你怎么会没发现一个太监进来?”

水音小声道,“我以为是娘娘叫来的……”

皇后白了她一眼,不满道,“要他是个真正的男人就算了,本宫也尝尝做女人的滋味,可惜,他只是一个太监!”

“好了,去办吧。”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