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意外沈竹傅今明章节

12

傅今明踹开门闯进来时,我正被那个禽兽压在身上扇了一巴掌,身上的衣服也所剩无几,完全是凭着最后一丝毅力才没晕过去。

第一次,我无比地憎恶男女力量的悬殊。

明亮的光从打开的门外骤然照射进来,下一秒,身上一轻,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一声极大酒瓶碎裂声。

我整个人无力麻木地躺在沙发上,直到被傅今明用外套包住后抱起进入车内,才揪着他的衬衫伏在他胸前崩溃地大哭。

最后才脱力地昏睡过去。

而傅今明从始至终都将我整个人笼在怀里不断重复着:「没事了没事了。」

很久后我才明白,他是在安慰我,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傅今明不在,他的助理在,见我醒来,他立即叫来了护士。

一番检查后,他提来了一只保温盒,里面装的是粥。

几乎是在第一口,我就尝出是傅今明做的。

许是见我一直不说话,心理上会出什么事,助理担忧地开始没话找话,自顾说起那天的事。

当时在我喊出一声「傅」后,并没有任何人听见,但傅今明却突然停下脚步朝后看了一眼,然后蹙眉扫视了那一层所有的包厢

停顿许久后才继续往前走,但走了几步又回头开始一间一间地敲门,同行的人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能迷迷糊糊地跟着。

助理越说越兴奋:「傅太太,您不知道哇,起初傅总还很沉稳冷静,但在一间门前听见您微弱的声音时,身上的寒气几乎是从骨子里散出来的,我真的很担心他会冲动杀人。」

「您放心,那个禽兽所有下作行为的证据已全部交给相关部门,并发给了他家人朋友,人手一份。」

「傅太太,我猜傅总一定会让你辞职,换个地方工作。」

这一点,他还真的猜错了。

傅今明从来不会干涉我的工作,也从来都不会是非不分,所以在他助理后来当着他面提到这件事时,他只看着我自然道:

「错的不是你,为何要离开?」

「发生问题,不是要解决受害者,而是应该解决加害者。」

「沈竹,你是干干净净的。」


那通我随手播出去的电话,是打给了秦杭。

但他赶到的时候,我已经被傅今明带到医院了。

他出现在病房时,傅今明正在给我的脸擦药,我怕疼地想要移开脸,但下巴被他紧紧扣着,半分移动不得,只能小声哀嚎:

「疼疼疼。」

「别动。」

话音刚落,我就看见站在病房门口的秦杭,咽下口中的声音,陡然沉默下来。

傅今明擦药的手顿了顿,没有回头,继续慢条斯理仔仔细细地给我擦。

不知过了多久,他收起药盒,低声说:

「我出去打个电话,大概十五分钟。」

说完他就起身朝门外走去,经过秦杭时,连看也没看他一眼。

病房里霎时陷入安静。

许久,秦杭才迈着步子缓缓走到我面前,声音有些压抑:

「对不起……没能及时赶到。」

我转了转住院手环,礼貌地说了句「没事。」

其实相比较被他救,我倒庆幸出现的是傅今明。

病房再次陷入安静,他抬手拨通了个电话,我不由地心底轻笑,原来我和他真的走到了没话说的地步。

几分钟后,那个在酒局上丢下我的男同事出现了,是来对我道歉的。

他是收了对方的好处才这样做的。

我没那么善良,会轻易放过伤害我的人,所以,去陪那个禽兽吧。

手机上的时间跳到十一点时,傅今明准时推门进来,手中拎着一个保温盒。

拧开保温盒后,他突然转身看向身后一直没说话的秦杭:「秦先生是不是该离开了?」

秦杭嗤笑一声:「如果我偏不呢?」

傅今明手中的动作没停,神色自若道:

「哦,那你就看着吧!」



合租情缘